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【原创】娶一位黔娄一般的女子回家做太太

2019-07-27 点击:1534

  作者:史遇春

  近来读《陶渊明集》,多有感触,形诸文字者,皆不成篇章,故不敢贸然置于大众广庭之下。

  渊明集中,提及黔娄者两次:

  《咏贫士七首》其四有云:“安贫守贱者,自古有黔娄”。

  《五柳先生传并赞》赞曰:“黔娄有言,不戚戚於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。

  看来,靖节先生对于贫贱如己之黔娄,是敬佩的,当然,亦是赞赏的。但是,今天我们不是说黔娄,而是要说说黔娄的夫人。

  对于这位妇人的敬佩,不是源于她甘与夫君守贫贱,而是他对丈夫的理解。天下能守贫贱的妇人多了去了,但是,能深得夫君之心,而甘贫贱若醴者,就寥寥。所以,我说“娶妇当如黔娄妻”。这不是夸大其词,也不是为了引人注目。

  有人说,刘向的《列女传》,是妇人的枷锁,我看未必,称之为“女则”、“女范”,亦非过誉之词。

  黔娄的夫人,就是《列女传》中的人物。在汉人的眼中,她大概也是当日女界之楷模了。

  刘向《列女传》卷之二《贤明传鲁黔娄妻》即述其人其事。

  且听我慢慢道来:

  《列女传》中,黔娄夫人的名字没有详载,我们也无从查证。所以每称必及黔娄,此并非重男人轻女子也。

  闲话休聒,且入正题。

  以吾臆之,黔娄夫人的美名,先生在世时,为其所没,所以刘向《列女传》也无着墨。

  黔娄妻是鲁人黔娄的妻子。这话似乎是废话,但是,对于一个无名无姓,只知道其夫君的女子而言,要去记录她,除了如此说,大约找不到更合适的语句。

  猜想黔娄那时也是一方名士,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黔娄去世后,曾子和他的弟子前去吊祭。这个曾子,应该就是孔子的学生曾参。孔子周游列国,名闻当世,他的学生中,有名的也多为人所知,曾子就是这其中的一员。黔娄以一介草夫,在死后,有孔子的学生亲往吊祭,想必他一定是有些声名的。

  曾子率领众弟子前来吊祭黔娄,黔娄的夫人出去迎接,一见面,自然说些“节哀顺变”、“保重身体”之类的话。喧慰间,黔娄夫人已领着曾子等人来到堂上黔娄先生灵前。只见黔娄先生的尸体就停放在窗户之下的床上,身下铺的是些稻草杆子,头枕一块土坯,麻布袍已经烂得有些无法蔽体,身上盖了一床粗布棉被,这棉被无法将头和脚全部盖上。因为这布被比较短,如果盖住头的话,就遮不住脚,如果盖住脚的话,就盖不到头。(古人死后,可能要将全身都遮盖起来的。)曾子看到这种情况,心中难免酸楚,他倒是机灵,就对黔娄夫人说:

  “您如果斜着将被子盖上去,那么先生的头和脚就都可以遮住了。”

  黔娄夫人答道:

  “曾先生您说的未尝不是。但是,我觉得,斜着有余,还是不如正着不足的好。黔娄先生活着的时候,就是因为不愿意‘斜(可通邪)’,才会有今天这般看似凄凉的景状。活着的时候都没有‘斜(可通邪)’,死了却因小事而‘斜(可通邪)’,这肯定不是黔娄先生的意思。”

  曾子听了黔娄夫人的话,不知道说什么好,于是就放大声哭黔娄先生,他边哭边说:

  “先生啊,您故去了,不知道给您什么谥号,才合适呢?”

  黔娄夫人闻言,即说:

  “以‘康’为谥吧!”

  曾子听到这话,心中觉得奇怪,就住声问道:

  “先生活着的时候,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;先生去世后,布被都无法遮盖首足,没有酒肉作为祭奠之物。活着的时候未得生活的美好,死了以后又不见有什么荣耀,有什么可高兴的,还谥为‘康’?”

  黔娄夫人答道:

  “先生活着的时候,国君曾想将国家大事交给先生处理,让他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国相,先生拒绝而不愿意接受,这是先生高贵有余的明证;国君曾经给先生赐粟三十钟,先生辞谢未曾接受,这是先生富裕有余的事实。黔娄先生,对于平淡甘之如饴;黔娄先生,对于卑微安之若泰;黔娄先生,不因为贫贱而忧愁哀伤;黔娄先生,不因为富贵而忘形得意。先生求仁得仁,求义得义,谥他为‘康’,不是很合适么?”

  曾子听完黔娄夫人的话,感叹道:

  “只有这样优秀的男人,才会有这样优秀的妻子啊!”

  天下妇人之知夫君能如黔娄妻者,有几人欤?

  所以说:

  娶妇当如黔娄妻!

  2019070821_b5a5e2979bd249278bd418e63e27a96e_5554_wmk.jpg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优德w88官方登录 版权所有© www.cadeirasecadeiras.com 技术支持:优德w88官方登录 | 网站地图